一蓑烟雨

香港是个很忙的城市,这一点不仅可以通过街上行人的匆匆脚步观察得到。在这个地方有大大小小的系统,每个系统由自己的一套规则,像机器一样,精密运转,人与人的互动在这样无需出生的默契中严丝合缝。来到香港之后,我才知道电梯有左行又立的规则。这是个非常有效率的规则,不敢时间或劳累的人尽可以站在右边,将左边的通路让给时间紧迫的上班族。

今天上班的路上,我下了地铁, 站在扶梯的右边,左前方是一位老人家,他提着两件行李,显然并不轻松。他站在本应该通行的左侧,但明显并非主动,应该是上电梯时被人流裹挟着站在了左边。这时,后边上来了一个中年男子。老人不想阻住通路,像右张望了一下,但右边已经站满了人,他只好蹒跚着在电梯上向上走。后边的男人亦步亦趋,仅贴着跟上脚步,虽然他并未展露出任何不满,但这种距离上的压迫感无疑在高速老人:“快点,右边还有人排队呢”。

老人行动的速度本就缓慢,这多上的几个台阶能为身后的人剩下几秒呢?

这让我想到另一件发生在朋友身上的事。一次,她在搭乘地铁时突然眩晕,跌跌撞撞的出了地铁车厢,蹲在了月台上。全身无力,眼冒金星,阵阵虚汗,她早上没吃饭,应该是低血糖了。正常这样吃些糖分高的食物在休息一下就好了。她摸出随身带的饼干,蹲在月台上一点一点啃,恢复体力。但我们都知道香港地铁入闸之后是不允许吃东西的。这时,一位地铁大妈过来叫她不要吃东西了,在她解释了自己低血糖站不起来后,仍不管不问,只是叫她不要吃东西了。当时我并不在场,但据说态度并不友善。大陆人在钢铁上吃东西这个话题这两年反复被热炒,有好事者甚至拍照片与视频发到Facebook上,许多香港人见到地铁上有人吃东西,便下意识的等同于“大陆人素质真差”,殊不知,香港人自己不遑多让。我知道在地铁上禁止吃东西这个规则本身是正确的,也愿意遵守。但制订规则的初衷是为了给所有人一个更好的出行环境。在月台上因体力不支蹲下啃饼干这一行为并未妨碍他人,时属无奈之举,为何一定要不依不饶。我不知朋友大陆人的身份是否助长了地铁大妈心中的“正义感”,我希望不是。退一步说,作为服务人员,就算你是尽职尽责,但帮助身体不适的乘客难道不是分内之事?地铁上每天洗脑般播放的“不舒服向地铁乘务人员求助”的广告是骗人的?

我无疑指责香港这种规则至上的社会风气,因为我在其中也享受了无数便利。但法理不外乎人情,更何况,对于一些人来说,规则,只是他们为自私与刻薄披上的一层皮。


评论